JiBunn

视奸!!!

© JiBunn

Powered by LOFTER

強欲組/Jene Sache

嗑药有意思吗:

-強欲組/无cp
-原著向/过去捏造
-脑洞来源34话licht说弹钢琴是跟朋友做了约定
-私设多/ooc/注意避雷

Canon

1.

lawless依旧记得自己与那个孩子的相遇。

挺莫名其妙的。那时的自己在维也纳的一个小田园瞎逛,只不过是为了去找一个新的主人。在路过了一颗普通的就是比较高的树时,就被一个东西砸了正着。

说是砸着也不算,他接住了。
说是东西也不是,是个小孩。

那小孩手里抱着风筝,刚被他接住就自己从他怀里跳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没待久,lawless觉得他轻的像只鸟,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那身高勉强到他腿的小孩还在他身边。
小孩见他注意到自己后看了他一眼,在他还在发懵时把风筝塞进他怀里后转身跑了。

挺莫名其妙的。

2.

鬼使神差得lawless第二天第三天又来到了这课树下。

第二天小孩没来,他猜那天小孩从树上掉下来是因为取风筝失足,就把风筝又挂回了树上。
第三天在树底依旧没有看见那小孩,但当lawless站到那里时便听见头上窸窸窣窣的声音,抬头就看见一个白头发的小孩趴在树枝上伸手去够那风筝。

喂,先生。那小孩注意到他了朝他喊了一声,下面那位先生。
什么事?lawless漫不经心得问。你要跳下来吗?需要我再接你一次吗?
话就这么脱口说了出来,其实他也不晓得着孩子是不是前天的孩子,他们的发色实在不能将他们联系到一起。

那小孩也不客气,问lawless你可以再接住我吗?
当然,你很轻。说着lawless还用手无意义地比划着空气掂了掂,回想着上次的感觉说。轻得像只鸟。
你抱过鸟吗?那小孩接着他的尾音问。没有。lawless想了想,确实没有,那些小动物一见到他就四散着飞走,它们好像很怕他,更不要说什么停在他的手掌或肩膀上了,甚至没有在他的头发上扎过窝。

那你怎么认为鸟先生们很轻呢?小孩有点失望地说。可能它们实际特别重。
鸟“先生”这个称呼果然也只能从孩子的嘴里听到,lawless随意问着,你管谁都称呼为“先生”吗?
我不会管妈妈叫先生的。小孩朝他翻了个白眼,反手撑身坐在了树干上。

真灵活。lawless没理睬他的小表情,继续了他们刚刚的问题。那它们怎么飞起来的?
它们有翅膀。小孩回答得飞快,也没理lawless,身子一点一点得往树干端挪。

他问了一句翅膀就能飞起来吗?小孩突然就激动了起来,也不管现在自己正坐在树干易断的中端了,荡着双腿。当然!你知道还有什么有翅膀吗?
鸟,蜻蜓,蝴蝶,还有什么?lawless莫名觉得有点不耐烦,开始催促,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还有天使!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他们是很神圣的!小孩丝毫不理会lawless的催促,开始自己自问自答起来,在lawless打算再一次催促前抢了他的话权。您怎么样都会接住我,对吧?

当然。他又重复了一遍答案。当然,不过你要快,不然我就走了。
你不会等久的。小孩站了起来,慢慢向枝端走。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当lawless疑惑准备什么时便看见小孩脚一使劲从树枝上跳了起来,借着冲力伸手抓住了风筝便直接掉了下来。
lawless向后退了两步稳稳地接住了他,像第一次一样小孩刚被接住就自己跳了下去,站稳后拍了拍身上的土发现lawless还在看他。

你真的很轻。lawless这么说
那当然。小孩颇为骄傲的哼哼了两声说,因为我是天使。

3.

lawless一直对有个性的人很感兴趣。

他觉得有个性的人就很可爱。
但太有个性的人就很…难应付了。

所以在小孩自说自话要教他放风筝时他硬是答应了,被强硬着按在草地上坐着就开始看小孩在那忙乎着扯风筝线。

结果最后风筝没放成。没风,大夏天哪来的风啊。小孩却好像有点中暑了,还被风筝线在手上刮了一口子,直往出冒血,看得lawless喉咙发痒。
痒痒归痒痒,他可不想和小孩签约。小孩就是小孩,太天真太美好,喜欢的东西变来变去没有定力。想法也天马行空,他想在夏天放风筝,那肯定也想在冬天捕蝴蝶。
总之应付不来。

lawless草草给小孩止了血让他回家,那小孩却抱着风筝一直陪他在树荫下坐了一下午,等太阳快落山时才坐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转身向树后面走。
lawless不管他,继续靠着树闭目养神,过了一会感觉有人在掰自己的手,微微睁开眼睛看见那小孩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还在把一朵紫色的小花往他手里塞。

见他睁眼小孩跟他拉开了点距离,看着他的眼睛说你今天晚上来听我的演奏会吧。
他指了指lawless手里的紫花说这是门票,又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一朵黄花告诉lawless,

这就是暗号了。

4.

lawless最后没去。
他那天晚上和另一个人签了约,况且他不知道小孩的家在哪,也觉得自己没有这个义务。

之后他又去了那棵树几次,一次也没有遇到小孩,他也便没再去过。
只是那朵花还静静地躺在他的衬衫口袋里,直到有一天清洗衣服时忘了拿出来,等再往口袋里摸时已经没有那花瓣的触感了。

紧接着秋天就到了,等lawless再去那个树下时它的叶子已经全黄了,一片一片地往下落,在仅剩枯草的地面上铺了一层还算柔软的毯子。
等lawless坐好后又看见了那孩子,离他挺远,在放风筝。
这次风筝飞的挺好,小孩一直拉着风筝线跑,在他快要跑出lawless的视线的时候线不知怎么的就断了。

lawless看着断了线的风筝轻轻悠悠地飘着,直至越过山丘再也看不见,再回过神来时小孩也已经看不见了。

5.

再见到小孩时的情况有些尴尬。
被风筝弄伤的人换成了他。

起因只不过是陪现在的主人一起参加一个不知哪个音乐世家举办的野外BBQ,却在离聚会不远的小森林里散步的时候看见了树上挂着的风筝,鬼使神差想去拿就刮伤了手臂。
紧接着他就看见了那个小孩,从不远处走来,手上拿着一根树枝。

……

他觉得那根树枝是绝对够不到树上的风筝的,前提是这小孩不爬树。

6.

我后天要去奥地利。

这是小孩给他包扎的时候说的,包的绷带松松垮垮的很烂,但止住了血,总之目的达到了,lawless也就不想再麻烦自己了。

嗯。lawless把绷带往紧弄了弄,想了想又问了小孩一句还回不回来了。
在学习结束之前都不会回来了。小孩好像很不满lawless擅自碰绷带,有些不高兴的看着他说,就在东边的码头,后天下午三点,你来送我吧。

时间地点目的这次都说的清清楚楚的,不过还差一个。

那暗号是什么?
风筝。

7.

春天放风筝lawless觉得自己的思想是被那小孩带歪了。
不过老天可能也是不想看他像傻子一样拖着风筝乱跑,给他送来了一阵风,那风筝也就忽忽悠悠地飘了起来,感觉随时都会再飘下来一样。

小孩在风筝飘起来没一会就来了,跑过来什么也没说就抬头望着空中的风筝。

忽的一下一阵强风刮过,风筝被吹得来回晃了晃,线就这么断了。
lawless静静地看着风筝消失在空中,听见小孩问他风筝会飞到哪里。他没有回答,小孩也没在意,想了想笑着说绝对飞得比你放得高。

可能吧,谁知道它现在是不是已经挂树上了。他回头瞧见小孩不满的眼神,干笑了一声说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8.

听着,你马上就要飞出这个小村庄了,像刚刚那只断线风筝一样。
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行了,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会考虑别人感受的人。
我没有抱太大希望,不过你挺有意思的,别以后像其他人那么没趣。
你只要一步步走下去就好了,我们做个约定吧,如果哪天……不管你用什么方式,犯罪也好唱歌也好发明也好,如何哪天你的名字响彻全球,我会去找你。

好了,你该起航了。

9.

最后的最后,lawless只记得他牵起小孩的手低头吻了他的手背,小孩趁他低头时隔着刘海亲了亲他的额头。
便转身向着码头的方向走去,直到他再也看不见了。

再后来他遇到的人越来越多,关于小孩的记忆也渐渐模糊,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和记忆里的那孩子有稍微的重合。
lawless不以为然,放纵这自己慢慢忘记了那孩子的样子,声音,和他们所说的那些话。
对他来说那小孩只不过是他活着的这数百万年里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小过客而已,不必花太多心思,如果能再见面那便是缘分,见不到那也没什么,这是以后的事了,现在还是要先考虑现在的事。

10.

舞台上的人微微眯着双眼,不知为什么紧锁这眉,他的手游走在黑白琴键上,弹奏出的旋律纯粹动人,使人感动流泪。
钢琴的旋律掺着哒哒的眼泪滴在手背的声音流入lawless的耳朵。

那个人,被称为「唯一」。
他的琴声宛如天使的歌喉。

lawless咧开嘴,愉悦地笑了起来——

 

决定一一了。

 










0.

有不少人这么问过licht

你为何而弹钢琴呢?

他总是回答这是跟一个朋友的约定。
但那个朋友是谁他已经不记得了,他记得他好像根本没有问那个人的名字。
他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他们一起放过风筝,那个人接过从树上掉下来的他,他们做了以后会见面的约定,他亲过他的额头,头发有些扎。

除此还有什么?不记得了。

但那些过去的事现在便不必再纠结,既然做了约定那以后就一定会再见面,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还是要先考虑现在的事。

licht蹲下向着他面前叫着不停的小刺猬伸出了手——

 

喜欢钢琴吗?


FIN.

评论
热度(49)
  1. JiBunn嗑药有意思吗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指不定哪天就又删了给自己存个档【【【800年前的脑洞了拿出来重写……话说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有人和...
2017-09-22